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蔓延。截止4月26日下午,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接近290万例,累计死亡20.3万多例。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对世界各国的经济和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纵观历史长河,世界经历了多次大型流行病和经济与金融危机。与历次疫情相比,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有许多不同之处,而相比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是外生冲击。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将会呈现新的态势和发展趋势,但是,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公共卫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值得高度关注。大家需要眼光向前,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

    一、历史视角下的新冠肺炎疫情

    从165-180年的安东尼瘟疫到1347-1851年的黑死病,到1918-1919年的西班牙大流感,2003年的SARS,再到今天的新冠肺炎疫情(2020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宣布为大型流行病),世界经历了多次大型流行病疫情。其中,一百年来比较严重的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1957年的H2N2亚洲流感、1968年H3N2香港流感、2003年SARS、2009年的N1H1禽流感、2012年的MERS,以及寨卡病毒(1940年、2016年)、埃博拉病毒(1976年、2014-2016年、2018-2019年)等对世界经济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与历次疫情相比,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具有许多不同之处:疫情严重国家中国、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和韩国等国占全球GDP、工业产值和出口50%以上;疫情发生时的国际经济交融程度更高,国际经济交往更为密切,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使各国经济互相依赖、息息相关;疫情波及的国家和地区范围更广,疫情波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和社会冲击的渠道更多,疫情从需求、供给和金融领域对经济和社会形成冲击。

    二、全球生产网络使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更为复杂

    在传统的简单国际贸易模式下,一国需求的下降和收入的减少只会降低从贸易伙伴国的进口;一国生产活动减少和中断只会降低对贸易伙伴国的出口。但是,在当今全球生产网络和全球价值链的大背景下,世界贸易模式十分复杂。需求侧的冲击将通过最终产品贸易扩散到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上的国家和地区、行业和部门;供给侧的冲击也将通过中间产品贸易影响到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上的国家和地区、行业和部门。企业对经济发展的预期将通过金融领域冲击国际金融市场。

    在此背景下,制造业面临多重冲击。一是由于疫情重点国家是全球制造业的中心,直接供应的中断阻碍了全球生产;二是全球供应链和价值链放大了直接供应冲击的后果,造成依赖制造中心国家的原材料、零部件和半成品供给和需求的经济体经济活动下降;三是因为总需求下降、延迟采购和投资延后,需求端也受到冲击。此外,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爆发时间错位也使得对世界经济和制造业的冲击持续更长的时间。

    三、新冠疫情是经济机制的外生冲击

    相对于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来自经济运行机制外部。回顾近几次经济衰退,经济运行机制内生问题比外生冲击更大。各国政府、企业中应对疫情的态度和方式、国际合作形势、心理预期等因素通过供需渠道和金融领域,对经济的影响可能超过疫情本身对经济的冲击。来自经济运行机制外部的冲击,始终是要通过经济运行机制的内部因素发挥作用。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各经济体和企业的自生能力和恢复能力将影响其未来的比较优势。新冠肺炎疫情连同新技术的发展,经济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态势将会发生变化,价值链的区域化和本土化趋势将会更明显。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上所处环节的可替代性和价值链的长度决定了产业链转移概率。疫情之中危机并存,国家层面需加强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合作,企业应强化自身价值链位置,瞄准机会实现价值链攀升和掌控。

    四、国家的实体制造能力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仍然是发展的关键因素

    在疫情冲击下,国家和企业都在推出各种经济刺激政策、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促进经济发展。4月13日,上海市发布《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提出到2022年末,将上海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国内领先的在线新经济发展高地。这是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大胆探索和创新尝试。在新基建相关政策的出台、各界呼声越来越大的当下,上海将借助人工智能、5G、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智能交互技术,与现代生产制造、商务金融、文娱消费、教育健康和流通出行等深度融合,具有在线、智能、交互特征的新业态新模式。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在线新经济呈现出蓬勃兴起态势,成为产业发展的新热点。但是,经济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变化的是全球化的模式和直接推动力。国家的实体制造能力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与造血功能仍然是决定国家和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除了修炼内功,国家和企业需要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善于利用新技术提升自身的竞争力和创新力。

    五、国家公共卫生安全将会是国际竞争力和营商环境的重要内容

    外资对我国经济发展不可或缺。近年来,国际投资持续低迷,据联合国贸发会议最新预计,202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将大幅萎缩。为应对疫情影响,跨国企业可能会做出一些应急性、战术性的调整,对未来全球分工布局带来影响。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招商引资活动受限、跨国投资布局的不确定性增加,这将进一步加剧国际引资竞争。

    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仍然是吸引外资、开展国际经济交往的重要工作。新冠肺炎疫情后,国家公共卫生安全将会是国际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跨国企业在布局全球生产时会更重视东道国的医疗卫生环境和政府疫情控制能力,会更注重供应链风险抗击能力、构建备份供应链。4月8日,上海市发布《关于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的若干意见》,规划建设全球公共卫生最安全城市,目标是到2025年,重大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对能力达到国际一流水准,成为全球公共卫生最安全城市之一。这是对新冠疫情国际竞争力和营商环境冲击的正确和及时反应。

    总之,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疫情总会过去,大家需要有长远的眼光和洞察力,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来源:光明网)

2020年5月6日 16:03

企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