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成功的追偿

案例背景
  LT纺织有限企业(以下简称“LT企业”)于2004年注册成立,属于本地传统行业的小型企业,企业法人由一台纤经机起步,主营床上用品、室内装饰布面料、纺织面料、家用纺织品的生产与销售。B担保企业自2006年起与LT企业合作,先后为其提供贷款担保8笔,总额1180万元,LT企业均维持了良好的信用记录。在银行和担保机构的支撑下,LT企业一路发展壮大,截至 2011年,企业占地面积10亩,建筑面积4700平方米,固定资产总额600余万元,年销售额1800万元。2011年10月,LT企业在还清贷款后,再次向B担保企业申请担保贷款200万元。
  B担保企业在保前调查中发现,从2010年开始,LT企业由于受原料价格波动加剧以及人民币升值等影响,造成外销订单利润率下降,导致企业经营性收入减少。同时,该企业近三年共支付股东退股金320万元,而此前借给他人的资金140万元也一直无法收回,造成企业的流动资金偏紧。LT企业希翼将担保额度从上期的150万元增加至200万元。B担保企业考虑到LT企业有订单、有销路,从支撑企业的角度出发,最终同意为其贷款担保,但坚决维持原有的150万元担保额度,并在原反担保措施(法定代表人夫妻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基础上,又追加了两家反担保企业和反担保企业主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然而, 2012年1月20日上午(农历腊月二十七),该企业法人还是携妻带子全家出走,担保代偿风险产生。
处置经过
  1.迅速保全资产。B担保企业对LT企业和法人情况一直高度关注,LT企业法人出逃的当天下午,B担保企业得到消息后马上启动处置预案,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并与当地相关部门联系,控制住仓库及车间,保全企业资产,防止被哄抢,并利用多条途径积极寻找企业法人。
  2.及时启动反担保措施。B担保企业马上与反担保企业负责人联系,积极沟通说明情况,由反担保企业按时支付到期利息。这样,既让反担保企业开始履行相关义务,又为企业争取到处理风险的空间、时间及主动权。而后,B担保企业密切关注反担保企业动态,与当地政府、工商登记部门保持联系,防止反担保企业注销企业登记、转移资产等恶意逃避债务行为的发生。
  3.挖掘存量资产。为了有效化解担保风险和减轻反担保企业负担,B担保企业迅速梳理LT企业的资产和负债情况,竭力挖掘该企业存量资产,发现该企业在某金融机构的365万元房地产抵押贷款尚有一定余值, B担保企业马上制定了追加房地产顺位抵押的风险处置方案。
  4.办好余值抵押。2012年1月30日,B担保企业通过努力终于找到了LT企业法定代表的委托代理人,随即与第一抵押权人、房产登记部门、法院等多方面沟通与协调,于2012年2月1日下午顺利办妥该企业房地产顺位抵押手续,为化解该企业担保风险增加了保险系数,也为后续清偿工作奠定了基础。
  5.一波三折,拍卖成功。由于担保贷款尚未到期,B担保企业决定暂时先不代偿、不起诉,等待该企业房地产拍卖后申请参与分配。2012年5月29日,法院公布LT企业房地产将于2012年6月14日进行拍卖,B担保企业与贷款银行沟通后,提前代偿了该笔贷款和相关费用共计153万元。但在拍卖过程中,由于涉及该企业的其他债务人利用拍卖漏洞恶意操控等原因,导致第一、二次拍卖均流拍。第三次拍卖前,B担保企业通过寻求政府支撑,在相关部门联动下,制定落实了由LT企业所在地政府所属企业和担保企业共同参拍的方案,最终,第三次拍卖于2012年7月24日顺利进行并成功交易。
  6.收回代偿款,避免损失。B担保企业于8月9日收回代偿款150万元(房产等资产拍卖所得),相应利息余款经先后十余次与反担保企业的协商和催讨,未经诉讼,全额收回,避免了代偿损失。
案例分析
  这起追偿案例之所以能成功,最根本的因素是追偿的思路正确。如果按照常规做法找反担保方承担全责,那很可能会再拖垮一家企业,或者导致债务长期拖延下去。这对担保企业来说,是非常被动的。
  但是好的思路需要一系列得当的措施、办法来落实,才能收到实效。在这个案例中,B担保企业采取的措施办法概括起来,就是“快、实、全”。
  快,就是出手要快。从获得信息、到达现场、保全资产、落实反担保、申请余值抵押直到拍卖处置,各环节无不体现出一个“快”字。只有快,才能掌握主动,但是要做到快,并非一厢情愿,不能“临时抱佛脚”。事前就要有类似应急处置预案,才能临危而方寸不乱;要尽早建立必要的信息渠道,才能在事发之后抢得先机;平时还要做好与相关部门、环节的沟通协调,才能在关键时刻一路过关斩将。
  实,就是措施要实。在这起案例中,B担保企业相关措施扎实,效果实在,有理、有利、有节。比如,在第一时间落实了资产保全措施,既避免了企业资产遭哄抢,又体现了先入为主,赢得主动;让反担保方支付贷款利息而不是马上代偿债务,既让反担保方开始履行反担保责任,又不至于让他感到压力太大而持极端、逃避态度;在房产的余值抵押、拍卖过程中,既要坚持既定目标,又在个别环节上灵活变通,充分调动相关资源,从而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
  全,就是考虑周全。不仅要维护担保企业的权益,还要顾及相关方的利益。该案例中,企业法人逃离后直接导致企业倒闭,第一还款人到期将无法正常还款。担保企业虽然在担保方案中设置有还款能力的第三方信用保证,但没有在第一时间追索反担保人,而是马上参与到该企业法人逃离后企业的现况处理中,希翼尽最大可能保全企业资产,并通过该企业自身的资产来还款,这样既是对反担保人的减负(如果全部依靠反担保人还款,催讨工作将非常艰难,而且很可能造成反担保企业的生产经营困难),同时也为该企业主以后回来解决借款问题减压。正是担保企业抱着为他人着想、主动解决问题、良性处理债务的态度,不仅在与反担保人沟通中能取得对方的理解和认同,承担起反担保责任,还能费尽周折,联系到已逃离的企业法人的委托代理人(前面有交代)并获其授权得以办理二次抵押。
思考与启示
  1.受保企业作为风险的源头,做好企业保前调查永远是防范风险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调查时不但要看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更要注意企业的现金流动状况,一旦资金链断裂,瞬间就能置企业于死地。LT企业就是这样,虽然生产经营正常,产品有订单、有销路,但受制于现金流,结果不到三个月便陷于瘫痪状态。
  资金链断裂,往往事发突然,但还是会有各种征兆。因此需要项目经理在保前调查、保后跟踪中,给予特别关注。
  2.必须注意受保企业的民间借贷情况。现在许多小微企业都有民间借贷,这类高息贷款往往会成为定时炸弹,LT企业的倒闭也与民间借贷有关。但民间借贷往往具有隐蔽性,因而也是担保调查的难点。在这个案例中,虽然担保企业在担保调查中也发现有蛛丝马迹,但却无法掌握确切依据。因此,如何更详尽地了解受保企业的民间借贷情况,这对担保机构来说是需要下力气、想办法去完善的。
  3.处置担保风险,要懂得抓住核心关键点,不要只注重担保合同办理时设置的反担保措施,要随时根据企业的发展变化挖掘企业的存量资产。尽量通过联系受保企业来解决问题,可以减轻对反担保人的压力和伤害,从而避免通过诉讼等程序走漫长的催讨之路。
  4.很多受保企业往往是担保企业支撑多年、一路扶持成长的企业,对于企业经营状况和企业主的品德、能力知之甚深。本案例中,B担保企业在调查时明知企业经营状况不佳,但是考虑到抽离该笔担保贷款,企业将直接陷入资金困境,担保企业希翼通过这笔贷款使企业能够转危为安。虽然担保企业相应做足、做好了反担保措施,但是对这笔担保还存在一定的侥幸心理和感情因素。因此,担保机构对这类企业的担保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要存有侥幸心理,要在扶持与风险之间做好权衡。如果决定给其担保,则一定要做足功课,做好全程跟踪和风险预案。          (来源:中国担保)

2019年10月11日 09:38

企业动态